亿博注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亿博注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6:07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4级外交学系学生倪朱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场大的瘟疫,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,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袁南生的这场对话,不仅是一对一的访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7级国际经济学院学生朱荣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中美两国政府,为了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的协议落实到位,积极互动。这个例子说明,中美经贸往来脱不了钩。疫情之下,中美相互指责,但是另一幕大戏在上演。什么大戏?中国进口了大量的美国农产品,中国继续开放市场,包括继续向美国开放市场。中美怎么能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第三点,就是遇到美国确实无理的时候,我们还是要该驳斥的驳斥,该解释的解释。所以,我想处理中美关系就是“韬光养晦,奋发有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好像不挂钩。不是说人家对我们不好,我们就可以不谦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,国家利益不能简单等同于民意。民意的任何承载者、任何提出者、任何表达者,他的处境、教育背景、知识结构、看问题的深度,都不可能比专业的外交人士看得更深、更全面,这就决定了外交应该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外交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踪新冠疫情的来源?如果有必要的话,这个重要意义在哪里?